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一指成仙 > 空间黑洞 终

空间黑洞 终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让人没想到的是,飞渊去的快,回来的更快!
  
  只是,他带回的不是安安,而是受了重伤的严星舞,“师父,咳咳……,紫电宗出事了,门下四十五弟子,尽数被人迷晕抓走,安安和两位师伯,在我醒来后,也不知所踪。”
  
  什么?
  
  卢悦面色瞬间发白,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  
  “差不多半天前,弟子是飞渊师叔救醒的。”严星舞努力抑制胸间的麻痒,“来人是五个金仙级的人物,控制了门人弟子,直入宗门,他们给您留了一封信。”
  
  卢悦一把抓住那封信,“赢四拜上!”
  
  一开始的四个字,让她心下一颤,那个最聪明的天蝠修士终于找来了吗?
  
  “当年之事,道友一再顾左右而言他,现在也该给个交待了,我们外仙域战场见。”
  
  卢悦捏住那信,“飞渊,安安怎么样?”
  
  “安安无事,现在差不多要到外仙域战场了。”
  
  透过鲲鹏族的秘术,飞渊在救严星舞的时候,已经跟女儿取得了隐隐的联系,“南宫强和叶媚虽然有伤,但他们三人现在在一起。”
  
  “我们马上过去。”
  
  谷令则透过神识,也看到了信,顾不得妹妹的倒霉体质,甩手就是一道飞剑传书送出,让林芳华来接严星舞,“对方抓了人,还跑得这么快,绝辅可能也参与了,他们万一拿紫电宗弟子为饵,让安安破了血雾外的重重禁制,那就糟了。”
  
  紫电宗人都会御雷,雷霆之下,吴露露他们布下的阵法,可能也会出现漏洞。
  
  这一会,谷令则严重怀疑那些家伙,真的联手了,要借紫电宗人,突破重重禁制。
  
  定位好的空间,一撕而开,卢悦跟着飞渊、泡泡和谷令则,一脚踏过。
  
  飞渊正要再次感应女儿的方位,远处数道求救烟花,与隐隐的黑云压顶,已经帮他们指明了方向。
  
  巡防到这片山谷的夏瑜首先发现不对,逍遥有鲲鹏,她对空间波动非常熟悉。
  
  这处山谷,靠近阴风峡谷,飞渊就算闲着无事,也不至于到这里玩。
  
  更何况,昨天她就收到消息,师弟要带泡泡回三千城看师妹。
  
  只是她能感觉到空间波动,一时却找不到在哪,只能与四位队友打手式,地毯式搜查。
  
  可是等他们发现隐匿阵法,并且破开的时候已经迟了,那个一次性的传送阵上光芒闪动,六个陌生面孔已经现了出来。
  
  其中五人拥有强大气息,可是夏瑜等却全不认识。
  
  仙界大佬若到外仙域战场,绝对不会偷偷摸摸,所以,他们扔出求救烟花时,亦毫不犹豫地一齐出剑。
  
  与此同时,安安透过紫电宗一些人的气息,也追宗到此,空间一撕而开,南宫强和叶媚冲入的时候,毫不犹豫,便加入了战团。
  
  半日之前,在宗门里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若不是他们本身强悍,又有安安在旁相帮,不要说追击了,只怕紫电宗已被抹了名。
  
  南宫强和叶媚自入仙界以来,还没遇到如此挫折。
  
  谁能想到堂堂金仙大能,能五个一起,行卑鄙手段,挟弟子混进山门?
  
  紫电宗的山门,是吴露露耗费无数宝贝,亲自布下的,若不是他们这般不要脸,怎么也不至于,一点消息也不外露地,就被人这样从里攻破了。
  
  叮叮叮……
  
  “安安,快走!”
  
  看到自家小师侄,夏瑜一下子就急了,顾不得修为比不上人家,且战且退地拖延时间等待援军,反而逆行而上,连连出剑,为安安破开人家用法力禁锢的空间。
  
  小丫头的空间天赋再厉害,也挡不住,她还小的事实,在对方以强大灵力禁锢的地方,不要说撕空间了,连如意瞬移都做不到。
  
  好在南宫强和叶媚虽然心急某人腰间挂的乾坤屋,却也顶着一切压力,把安安死死护在身后。
  
  “天堂有路你们不走,那就怪不得我们了。”
  
  全控抢人事件的赢四,对安安更有必得之心。
  
  翻查前事,当年天母被杀,遗体被偷之时,卢悦和飞渊,正在天裕关。
  
  虽然隐形人找不到,但有鲲鹏飞渊在,逃出他们的重重围堵,根本不是难事。
  
  只恨当年,他们没查出这两人的关系。
  
  等真相慢慢显露时,他们却已无资本再跟人家斗了。
  
  但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
  
  违背那位主上的命令,他和绝辅,与新来的血线虫王取得了联系。
  
  报仇,助盟友,这一次,正好两不误。
  
  殷晍三人,瞬间脱离前方战团,朝就要御雷的南宫强和叶媚去。
  
  渥河大战,他们有多少族人,死在雷霆之下,可以说,天蝠与紫电宗的仇,哪怕倾尽三江之水也洗不尽。
  
  在云梦山,他们害怕惊动其他人被拦下来,才没时间下杀手,但现在,就不必再顾忌了。
  
  叮!叮叮叮……
  
  飞渊不在,夏瑜知道救兵到此还有一会,眼看人家要下杀手,再也顾不得自身安危。
  
  连天接地的剑气,带着恐怖的劲力,哪怕金仙级的殷曛殷晍和新赶来的几个长老级的域外馋风,都不敢正面挡格。
  
  “安安,走!”
  
  夏瑜管不了南宫强,也管不了叶媚,但小师侄是一定要救的,“快走!”
  
  “安安走。”
  
  南宫强和叶媚也连声让小丫头走,可是绝辅已至。
  
  呼呼……
  
  天上才成形的雷云,被那无上罡风,瞬间卷离,“既然来了,就都不要走了。”
  
  “好大的口气。”
  
  流烟仙子从飞渊撕开的空间飚出来的时候,直面绝辅,“绝辅,是你不想走了吧?”
  
  她的话音未落,山谷的地面已然化浆。
  
  谷令则与洛夕儿配合泡泡,几乎在刚锁定安安时,就把她与南宫强、叶媚拽进了不停冒泡的溶浆深处。
  
  最大的威胁没了,夏瑜还没松下那口气,就被殷曛狠狠的一掌劈中。
  
  卟!
  
  被卢悦和飞渊联手接到时,她大口喷血,左边肩头更是血肉模糊,骨头全碎。
  
  “师姐……”
  
  “死不了,赢四在这。”
  
  战场上,容不得一点分神,夏瑜哪敢让师弟师妹把时间浪费在她身上。
  
  卢悦自然也知道此点,由着飞渊给师姐服丹,转身看向一直以目光凌迟她的赢四,“你的目标是我!”
  
  “不错,我们明人不说暗话。”
  
  赢四紧盯着她,“我族天母……死在你手,是也不是?”
  
  “是!”
  
  到了这种时候,也没有再否认的必要了,卢悦大方承认。
  
  “当年在三门滩闹事的神秘人,也一直都是你?”
  
  “是!”
  
  刚刚赶来的陌阡几人心中同时一跳,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人,可不仅仅闹了天蝠,卢悦和飞渊献祭百灵的时候,还闹了他们,闹了无数宗门和世家。
  
  “那时候,你为什么不敢承认?”赢四额上青筋蹦起老高,他不能想当年一个又一个死在卢悦手中的长老,大声咆哮道:“为什么要一而再,再而三地骗人?”
  
  “因为当年我修为弱小。”
  
  卢悦声音平平,阐述事实,“当年若承认了,我现在早就死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了吧?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绝辅等闹出的风动静,都小了很多。
  
  他们谁不知道,当年的她修为弱小,当年的三千城也一样的弱小。
  
  但现在……
  
  卢悦已是玉仙修为,三千城早强势崛起,不是任何势力,任何人,能随意觊觎的了。
  
  “你……你如何知道我族天母?”
  
  赢四好想哭一哭,没了变异天母,族人的进阶之路,何等艰难,凭现在的仙界环境,能苟延残喘守于一地,已是侥天之幸。
  
  “……碰巧!”
  
  卢悦看了一眼绝辅和那几个域外馋风的长老,默认了她走哪哪有事的倒霉体质。
  
  但其实,变异天母那里,真说起来,与她的关联真不大。
  
  明明是元狩那个家伙,为了一口酒,贱卖给她的。
  
  想到这里,她的面色突然古怪起来。
  
  能化成人的域外馋风大人,她碰到了两个,一个是绝影,一个是绝辅,这两混蛋都心有十窍,一个虐她少时,一个虐她成仙之前。
  
  可是成仙之后,还倒霉的隐姓埋名,完全是拜元狩所赐。
  
  那老东西,到底知不知道变异天母啊?
  
  如果知道,那他还把选择权交给她……
  
  卢悦突然之间气得想打人。
  
  元狩那老东西,目标是成圣的,怎么可能傻头傻脑?那么当年肯定是挖坑给她跳。
  
  把所谓的秘密基地卖给她,即借了她的手杀变异天母,又借了天蝠的手,把她害得差点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
  
  “天母的遗体呢?”
  
  “烧了。”
  
  “烧了?”
  
  不仅赢四面目狰狞,旁边的五位天蝠长老也一样的面目狰狞。
  
  “你你……,你好大的胆子,你知道天母对我族有多重要吗?”殷曛要不是看到陌阡等仙界长老全到了,都要冲过去,把她活活吃了。
  
  “正是因为知道,所以才更要杀。”
  
  卢悦真不想理人,“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,我想这句话,不仅适于人族,也适于你们。任谁知道能产下接近八阶天蝠虫卵的天母,都会想办法把它杀了。所以,要怪,只能怪你们自已行事不秘!”
  
  什么……意思?
  
  赢四的脑子转得快,闻言忍不住顺她冒火的眼睛看了一眼绝辅。
  
 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碰巧?
  
  就算卢悦因为功德修士的身份,与他们真的有巧,也不可能一巧再巧。
  
  “赢四,把紫电宗的弟子交出来,我就把我是怎么碰巧知道变异天母的事说出来。”
  
  “哼哼!”赢四确实怀疑绝辅,但怀疑是一回事,被仇人挑拔又是另一回事,“卢悦,天母的遗体你烧了,但她的妖丹呢?你把妖丹交出来,我们放人,否则……”
  
  他一把拽过腰间的乾坤屋,“这里的人,一个也别想活。”
  
  被泡泡转移到这边安全地带,才从溶浆里跳出来的南宫强和叶媚,不由睚眦欲裂。
  
  “别跟我说天母的妖丹,你也毁了。”
  
  赢四根本不给卢悦否认的机会,“如果真那样,那你只能对不起紫电宗,对不起上古雷宗了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所有人的目光,一下子全都集中在卢悦这里。
  
  一直以来,仙界各方都在猜测,当年的天蝠为何能崛起的那般快,那些金仙级的长老,为何又会对化名青尘的卢悦那般执着。
  
  现在终于明白了。
  
  但也正因为明白,陌阡、长泰等人的心里,除了复杂,才有更多的后怕!
  
  能产下接近八阶虫卵的变异天母,若是没有早一步发觉,早一步杀了,这天下……能是什么样?
  
  谁也忘不了,天裕关外,那数十金仙级的天蝠是如何嚣张的。
  
  人妖两族的天裕盛会,差点因他们而夭。
  
  “卢悦,大局为重,变异天母的任何东西,你都不能……”
  
  “闭嘴!”
  
  “闭嘴!”
  
  卢悦和赢四同声把长泰所谓大义的话,斥了下去。
  
  现在的紫电宗弟子,应该有好几个,与古雷宗的故人有关。
  
  他们当年,死在灭世的所谓大义之下,现在她怎么可能,再让他们因为一个不知道有没有用的变异天母妖丹而牺牲?
  
  “妖丹还在我手上。”
  
  说这话时,她没看飞渊。
  
  她不管他有没有把它炼成丹药,都会给出一个赢四想要的变异天母妖丹。
  
  “但是,我赶来的匆忙。”卢悦看着被赢四拿在手上的乾坤屋,“你得给我一些时间,回去拿。”
  
  “……好,我给你一刻钟。”
  
  迟则生变,赢四干脆限定时间,反正有飞渊这个鲲鹏在,他们来回三千城很快。
  
  “我要先见他们的安全。”
  
  她与天蝠族的仇,怎么也绕不开了。
  
  卢悦不敢相信赢四。
  
  赢四朝自家五位长老使了个眼色,他们迅速排成一排,把他和将要出来的紫电弟子护住。
  
  这边,卢悦的眼睛也是一瞥,不过,望的却是陌阡、长泰那些仙界大佬,声音极尽威胁,“我亦是紫电弟子,谁敢伤我家弟子,那对不住,谁也别想再有弟子了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长泰等人,都知道她能说到做到。
  
  很多很多年前,他们就拿卢悦和三千城没什么办法了,更何况现在?
  
  大家都有后人和弟子,可经不起她和流烟的报复。一时连长泰都抿住了嘴,一齐静等事态发展。
  
  紫电宗四十五人,在昏迷中被赢四全拽了出来。
  
  “……跟我回去。”
  
  确定大家安全后,卢悦拎住女儿,小臭丫头遇到危险,居然不知道向她求救,自个出头去了。要不是这里不是打人的地方,她真想把女儿好好教训一顿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