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全民都被马甲女神征服了 > 第二百三十九章 囚禁

第二百三十九章 囚禁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<!--go-->    寂寥的夜,隐隐有风声吹起。薄云西站在大玻璃窗边,深邃的眼眺望着远处的夜景。
  
      灯光闪烁,忽明忽灭,像极了夜空的星。
  
      扣扣!
  
      “进!”薄云西低低地说了一声,身子却依旧背对着门,眼睛始终盯着远处的灯火。
  
      罗荐推门走了进来:“薄总!”
  
      他满腹狐疑,都这么晚了又火急火燎地把自己找来一定是有急事吧。
  
      “依你的技术,有没有可能改变一个人的记忆?”
  
      罗荐有些懵,启唇问道,“改变记忆?”
  
      薄云西转身看着他:“抹去一个人原先的记忆,再换成别人的记忆,或者因失忆而性情大变什么的。”
  
      罗荐额头冒汗了,脑科不是他的专业,他也不敢贸然回答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薄总是有这方面的病例吗?我可以去联系一下这方面的专家。”
  
      “陆离呢,这个人你认识吗?”
  
      陆离?罗荐思忖了片刻,一拍脑门:“薄总,说得不是脑疯子陆离吧?这个人可不是一般的疯,我听说他曾经在大猩猩的脑髓里植入了一个记忆芯片,结果这只猩猩竟绝食自杀了。后来听说他被卫生组织封杀了,禁止他再做那些疯狂的实验。”
  
      薄云西的脸色更阴郁了:“联系几个脑科专家,我最近有工作给他们。”
  
      罗荐点头说是,别的也不敢多问。
  
      沈之琳被顾巳带到一个房间,装修风格和沈家截然不同。庄重不失高贵,古朴中宣示着典雅。
  
      “沈小姐,以后您就住这里了。”顾巳把她带进去后就锁上了门。
  
      房间里倒什么都有,洗漱间,卫生间,浴室应有尽有,东面有两扇大窗户。
  
      沈之琳走过去,发现外面有防护网,想从这里出去是不行了。
  
      看来,薄云西是把自己囚禁在这里了。
  
      沈之琳走过去打开衣柜,发现里面琳琅满目都是女生的衣服。衣服都是白色的裙子,带着蕾丝花边,完全是可爱风。
  
      沈之琳皱了皱眉,挑了半天才找出一件白色的略显中性的衬衫,走进浴室冲了个热水澡。
  
      出来后,她躺在床上,这才看见旁边的小桌上贴心地摆着几碟点心,全是甜食,桂花糕,糯米团子什么的。
  
      沈之琳不想吃那些玩意儿捏了一块就又放回去了。
  
      闹了一天,她头一挨枕头就沉沉睡去了。
  
      沈家别墅
  
      晚上十一点,沈之琳还没回来,打她的手机也不通。沈之行坐在沙发上,神态有些孤寂。
  
      突然,门开了,沈之行下意识地转头去看,却是另外一个女生。
  
      她瓜子脸,细长眉,丹凤眼,长得很古风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“席婧,你怎么来了?”沈之行脸上的失落一眼可见。
  
      席婧扭着杨柳细腰袅袅地走来:“你都来云城了,我能不来么?”
  
      席婧的父亲席青川是席千瑶的亲叔叔,所以席千瑶是席婧的堂姐,她是席千瑶的堂妹。
  
      之前,沙霆皓和沈之行在一起的时候,她和沈之行认识并成为了男女朋友。
  
      两人虽没结婚,但也差不多了。
  
      这次沈之行来云城,本来不想带她来,可她知道这个消息后就从山城赶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席婧丹凤眼一挑,环视了一下,轻轻地问:“她呢?”
  
      沈之行难掩心中的焦躁:“还没回来。”
  
      席婧没说什么,在他面前的沙发上坐下,修长的双腿叠加,培训过的优雅一览无余。
  
      “我不喜欢她。”她悠悠地吐出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虽然她改名换姓成了沈之琳,但他们心里都清楚得很,她只是陆白白的替身罢了,保不准哪天就醒了,怎么可能真把她当沈家人?
  
      再说了,薄家可是害堂姐席千瑶进去的人,说恨都来不及,绝对不会喜欢。
  
      席婧坐在那儿,神情中带着一种天可怜见的幽怨。当初的沈之行正也是看上了她这点,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沈之行走了来,紧紧地贴着她坐下:“她已经完全失忆了,现在就是我利用她报复薄家的工具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是你们男人都一个样,吃着碗里的,看着锅里的,你把她留在身边,我不放心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都是我的人了,还有什么不放心的?”
  
      席婧垂首敛目,长长的睫毛如一帘幕,依稀垂下了一道阴影,那是一副我见犹怜的神情。
  
      沈之行动容,一把将她揽过怀内,在她脸上印了一章:“我最喜欢的还是你!”
  
      “不要!”
  
      席婧半遮半掩,欲拒还迎,娇羞不胜。
  
      “我知道,不要就是要!”沈之行压着她猛然倒下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薄家老宅
  
      万巴山穿厅越廊,直奔奶奶所在的东厢房。
  
      东厢房内,灯火通明,薄家老太太盘膝坐在一个圆形的铺垫上,黯然神伤。墙上是一张薄家老爷子的照片,面前供着几碟茶果。
  
      凌志,凌志那孩子也不知怎样了?
  
      自打进去后,她也没进去看上几回,听说在里面没少吃苦,那孩子从小娇生惯养坏了,怎么挺得住?
  
      老了,老了,简直是老脸丢尽了啊。
  
      “老头子,都是我不好,没把薄家整好啊。”老太太说到这里,老泪纵横。
  
      “奶奶!”
  
      老太太一怔,这声音怎么听着是凌志那孩子的,不会是幻觉吧?
  
      “奶奶!”
  
      声音听着更近了。
  
      老太太恍然扭身,一眼看见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她身后,委屈地看着她,竟扑进她怀里:“奶奶,志儿来看您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,你是凌志?”
  
      老太太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是凌志吗?声音是,这样子可不是啊。
  
      “奶奶,我逃出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薄凌志从老太太怀里起来,眼泪哗哗地往下掉。这些日子,他可委屈坏了,现在终于见到亲人了。
  
      老太太细细打量着他:“凌志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?”
  
      “我整容了,换成别人的身份了,要不我也不能来见奶奶您啊。”
  
      老太太心中一肚子疑问:“谁把你整成这样的?”
  
      薄凌志随手抓了桌上的供果狼吞虎咽地吃了一个,嘴里嘟嘟囔囔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。
  
      老太太好不容易才弄清楚情况,心里隐隐觉得不妥。
  
      凌志这孩子性子浮躁,思虑也不全面,很容易被人利用。
  
      老太太抓着薄凌志的手轻拍:“凌志啊,回来就好,就在家里待着,那儿也不去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妈,你和谁说话呢,谁不回去了?”
  
      两人吓了一跳,这么晚了,平常也没人到这里来啊。
  
      倒是薄凌志反应得快,起来惊呼:“姑姑。”
  
      门被推开,进来一个女人,果然是薄佑熙。
  
      今天真够晦气的,本来准备了一大篇发言稿,结果被一个丑黑丑黑的服务生给毁了!这都是什么破事儿啊。
  
      刚看到薄凌志,薄佑熙也发怔,这谁啊?逮着自己喊姑姑,谁是他姑姑?
  
      薄凌志一头扑进薄佑熙怀里,双手抱着她的腰,鼻涕泪水蹭在她那身墨蓝色的裙子上,气得她不能行,奋力把他推开:“你谁啊?”
  
      “姑姑,我是凌志,你不认识我了?”
  
      废话,整成这样,就是换他老子过来也不认识。
  
      老太太也忙着帮腔:“佑熙,这是凌志,我们的凌志回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薄佑熙这才细细看他,脸型也变了,鼻子也有点塌,倒是那双眼睛还有点像。
  
      “凌志,你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  
      薄凌志只好把之前的事情又说了一遍。
  
      薄佑熙边听边思忖,这倒是个好机会,本来她还想怎么下手呢,这可好,来了一个替死鬼,正好让他先试试水。
  
      想到这里,薄佑熙笑得灿烂如花:“太好了,凌志。你进去后可是不知道我心里天天跟猫爪似的,白天也吃不好,晚上也睡不好,托人找关系想怎么把你弄出来。可人家说了,时间太短,媒体都盯着呢,让再等等。不管怎么说,回来就好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